• 返回: 圣墟

    第1424章 不想不念

        天崩了,地炸開了!

        太武于失望中長嘆,于絕望中進行最后一搏。

        霎時間,鬼哭神嚎,地下是無盡的陰氣,是無邊的鬼神虛影,跪伏在大地深處,對那株赤色蓮花頂禮膜拜。

        而天空中也有無窮的神佛魔等浮現而出,一起誦經,禪唱聲以及魔語聲,不絕于耳,聲勢浩大。

        這種天象震驚了所有人!

        浮現出的赤色蓮花宛若母金鑄成,不過一尺高,但卻太特殊了,竟引發佛魔共祭,鬼神哭嚎,不可想象。

        它被濃郁的混沌氣包裹,在裂開的道場地下沖出,宛若要汲取盡九天十地所有精粹。

        顯然,太武發瘋了,他不想大敗而亡,成就一個少年的驚人戰績與輝煌。

        他是誰?太武天尊!稱號中有一個“武”字,怎會是凡俗,有吞天之志,要走上絕世霸主之路途。

        他在絕望中動用了最后的殺手锏!

        這株蓮有莫大的來頭,關乎著他的成道之秘,但是,現在他舍棄了,用以絕殺對手。

        “我是太武,縱死也需以天血祭之,怎能殞落在一個小陰間鬼物的手中,今天我縱是道基崩開,也要扼殺你,斷了你的前路!”

        太武發狠,雙目帶著淡淡的血光,長發飄舞間帶動起一道又一道閃電,整個人都凌厲起來,仿若滅世大尊,要毀掉一切。

        在他的眼中,那個對手太年輕了,僅是一個少年而已,才修行才多長時間,就想這樣當眾直接斬天尊?

        他若是如此死去,實在太恥辱,他一生的威名都付東流水,所有打出的尊嚴與威望都將會破碎,被后世人恥笑。

        一尺高的赤色奇蓮搖動,虛空崩開,像是挾滅世之威而來,向著楚風鎮殺了過去!

        “這是什么東西?”許多人都驚呼,都未曾料到會有這種植株出世,讓各方進化者都為之而恐懼。

        “那是太武的根基,成道的異蓮!”有天尊嘆道。

        “那是……通向大能的瑰寶,能夠得到一株極其不易,而這赤蓮卻是當中的絕品,為稀世奇珍。”另一位天尊傳音。

        所有人都明白了這是什么,太武的成道之基!

        即便是在陽間,想要找到通向大能的花粉與異果也很艱難,不然的話天下間的大能會多上不少!

        此外,最為重要的是,找到與自己契合的花粉與異果就更難了,莫不是需要大機緣。

        至于其中的珍品,那就更是可遇不可求,要看個人的造化。

        太武的這株赤蓮什么來頭?竟會有如此驚世的天象,讓人望而生畏!

        “天啊,我看到了什么,這是……傳說中的自母金礦中移植出來的絕品成道之物,在散發母金氣息,是無價之寶!”

        那位灰發天尊驚呼,眼中既有懼意,也有貪婪,這是難以想象的一株植物,難怪有這么大的聲勢。

        提到母金,那自然是各路大能眼中的瑰寶,可煉未來的成道之器!

        而在母金畔偶爾誕生的植物,則無不是稀世之物,其花粉與果實的功用不可想象,遠勝同級的植物。

        誰都沒有想到,太武竟珍藏這樣一株,現在要用來御敵!

        人們看出,太武豁出去了,要以成道之基來玉石俱焚。

        “這樣就以為能殺我?何苦呢,何必呢!”楚風搖頭,他不認為這能奈何他。

        不過,他也吃驚,除卻陽間特殊地帶的花粉與異果外,那些傳說中在扎根母金上,或誕于混沌界中的植物等,亦駭人聽聞,一旦得到,此生都將會因此被改寫。

        這一株雖然不是直接扎根在母金上的道蓮,而是生于礦中的赤蓮,但也極其的了不得,足以驚世了。

        轟隆!

        帶著大道的氣息,攜帶著神佛魔的道韻,伴著誦經聲,那株赤蓮鎮壓而來,竟然很難躲避。

        到處都是它的虛影,到處都是它的規則。

        這讓楚風動容,不愧是一株奇蓮!

        傳說,蓮這種植物天生與道相合,承載著無形道則,故此但凡這類植物出世,都異常驚人。

        轟!

        楚風發動攻擊,轟向天空中,可是那株植物卻是一震,噴吐瑞氣,赤霞三萬道,向著楚風淹沒過去,抵消了他的攻擊神光。

        須知,他打出的神光將天穹都撕裂了,成百上千道秩序神鏈交織,若是其他天尊來此都能被禁錮,被打殺。

        可是,這株蓮輕輕一震,便有如此神威,實在驚世駭俗。

        “真是不簡單啊!”楚風嘆道,早已動容,露出無比嚴肅的神色。

        一尺高的赤蓮拔地而起后,流淌出絲絲縷縷母金氣與混沌氣,竟給人厚重無比、要壓塌天地的感覺,天地間都發出了爆鳴聲,它橫空而來。

        “去!”

        楚風冷漠的開口,動用七寶妙術,瞬時間,一片彩光飛出,掃落了過去,宛若一輪彩色大日出世,千般規則,萬道氣息彌漫,轟殺向那株奇蓮!

        轟隆!

        天地間發出一道巨大的響聲,那是道鳴,也是神魔嘶吼音,奇蓮周圍各種佛魔影跡都在激蕩,都在起伏,各種規則碎片瘋狂飛舞。

        那是七寶妙術沖擊所致,兩者間互相撞擊,不斷磨滅。

        太武臉色難看,帶著苦色,他極其不甘心,閉上眼睛后又猛然睜開,神色非常的駭人。

        他真的不甘心,他的成道之基,養了也不知道多少年的赤蓮,終于看不了花蕾綻放的機會,不遠矣,可是現在,夢碎了!他自身亦早已調養的差不多了,準備就在百年內沖擊道途,成為大能,可是現在,根基將毀!

        “去吧!”他毅然做出決斷。

        那株赤蓮的花蕾開始綻放,晶瑩的花瓣在飛舞,竟染著血,而后一束又一束秩序神鏈自花間垂落,鎖住了天地,向著楚風蔓延開去。

        可以看到,佛、魔、仙、鬼等身影全都呈現了出來,皆盤坐在那株奇蓮周圍,伴著花開,他們同時誦經并大吼。

        “這是……徹底毀了根基!”有天尊長嘆,不知道是在吃驚,還是因為兔死狐悲物傷其類而很傷感。

        在這世間,神王要想成為天尊,十人中有一人成功就不錯了。

        而天尊要成為大能,百人中能有一尊成功就不錯了!

        要知道,天尊這等人物都是在千軍萬馬中殺出來的,最后才走到這等地步,而向上沖擊時,最后的幾步路卻是百中選一,何其艱難?敗者皆死,百中無一,何其可悲!

        當然,這還是順利的情況下,提前找到了成道之基,收集到了大能級的花粉與異果!

        太武所圖甚大,有吞天之志,找到一株誕于母金畔的奇蓮,他要是成功的話,絕對遠勝其他人。

        可惜,都已經到最后關頭,他卻被逼提前讓此蓮綻放,不是為了自己進化,而是提前釋放此植株的無邊潛力。

        “竟然還可以這樣用!”楚風驚詫。

        那花蕾提前綻放后,并未有花粉飛揚,而是在成全母株自身,是被太武煉化所致,那株植物氤氳蒸騰,母株釋放出大能威壓。

        “轟隆!”

        赤蓮劇震,向著楚風轟去。

        “自殘成道之基,以奇蓮殺我?可惜,它終究不是真正的大能,只是孕有絲絲縷縷異力而已!”楚風冷笑。

        不過,他的確也感受到巨大的壓力,這還是第一次面對如此情況,無花粉飛揚,植物自身吸收精粹,綻放大能威壓。

        楚風渾身精氣澎湃,手持金剛琢,猛然砸了出去!

        這是三十三重天器,哪怕面對那種威壓,他也敢直接打過去。

        “噗!”

        關鍵時刻,太武煉化奇蓮時,自身竟然先一步大口吐血,這是赤蓮抽取他精氣神所致。

        太武自知,他現在沒有辦法成為大能,這樣強行催動此蓮,讓它獲得那種級數的部分威能,結果太耗元氣,傷了根本。

        這連帶著赤蓮都搖動了起來。

        與此同時,楚風的金剛琢打過來了,一抹璀璨的光華照亮了整片天地。

        “轟!”

        像是乾坤塌陷,諸天裂開了。

        金剛琢與那蓮花撞在一起,秩序神鏈沖霄,這片地帶瞬間沸騰。

        很快,金剛琢倒轉而回,被撞擊的飛了過來。

        楚風趕忙接引,怕它被其他人謀奪,結果自身一聲悶哼,被反擊了一次,身體搖動,艱難的將它持在手中。

        另一邊,赤蓮發出喀嚓聲,竟四分五裂。

        太武則一聲大叫,張嘴不斷咳血,臉色蒼白如紙。

        “師傅!”

        “祖師!”

        天邊,太武一系的弟子門徒全都驚叫出聲,臉色煞白,心臟都要停止跳動了。

        “這樣都殺不了那個少年?!”人們震驚了,那可是有絲絲縷縷的大能威壓啊,居然壓制不了此人。

        所有人看向金剛琢時都露出火熱的目光,當然更多的是懼意,這也太驚人了。

        “終究不是大能,不過是死物,而且只是有絲絲縷縷的大能異力而已,也想殺我?!”楚風冷笑。

        然而,他的心臟卻猛的一陣收縮,感覺強烈不安,他的火眼金睛熾盛起來,盯著前方,總覺得詭異,覺察很不對勁。

        太武面如死灰,他知道,自己的前路斷了,培養多年,與自身無比契合的無價之寶毀掉了,原本不足百年,他就要成為大能了,而今一切成空。

        “呵,我一生威名盡掃地,燦爛前途于今日卻全都成為鏡花水月,我不甘心啊。”他顫聲說道,臉色灰白,像是失去了所有的精氣神。

        然而楚風卻愈發的不安,而后猛然出動石罐,擋在了身前,喝道:“你這老賊,還想暗害我,做夢!”

        他預感到了極度的危險在臨近,那太武如此作態,應該是想讓他失去警戒心。

        與此同時,他終于看到了,在那株碎裂的赤蓮的根須間,有一顆米粒大的瓦片,與眾不同,帶著絲絲不祥的氣息,混著泥土等,朝著他無聲的飛來。

        若非具有超級火眼金睛,根本就無法注意這是一塊殘損的瓦片,因為跟其他石屑等差不多了。

        在歲月中,在時光下,它不知道經歷了多少磨難,能夠存到今天,已經屬于奇跡。

        一瞬間,楚風所有心神集中,竟感覺它存世不知道多少個紀元了。

        轟!

        楚風手中的石罐震動,跟那米粒大的瓦片撞在一起,發出了刺目的光華!

        這讓天地都近乎要湮滅般!

        太武駭然,見到了楚風手中的石罐,他不解與吃驚,最后眼中更是有無盡的貪婪以及太多的遺憾。

        即便石罐與以前不一樣了,不再是正方體,可是太武最后關頭還是猜測出,這多半是陽間失落的那件無上至寶!

        那瓦片炸開了,雖然只有米粒大小,可卻具有驚世的能量。

        不過,所有能量都被石罐吸收了。

        這讓楚風震驚,米粒大的瓦片怎會如此,讓石罐都震動幾下,太駭人了!

        同時,他在最后關頭看到,這瓦片具有與石罐相似的某種特質,但是氣息相對來說淡了很多。

        難道是同時代的器物?

        與此同時,天地中轟鳴,億萬里地之外,太武的師傅——那名白發女大能在動,她的成道植株拔地而起,根須下竟也有一塊瓦片。

        不過,她這塊要大上不少,能有一寸長,上面鐫刻著很多奇異的花紋,像是承載著諸天之道!

        太武那塊乃是當年她賜下去的,也正是因為兩塊大小懸殊的瓦片相互間有莫名的吸引,所以太武的師傅——那位白發大能第一時間感應到了自己的弟子有危機!

        現在,她不斷催動,想要藉此瓦片打穿空間壁壘,跨越億萬里,給予援助!

        這一刻,讓她心顫的是,她洞府中的一座石像——屬于武瘋子的神像,竟劇烈的搖動,發出了鄭重警告。

        “徒兒,你惹了大禍,不能催動了,不然,這世間一切都將不復存在,諸天萬界都會因此枯寂。有些生靈,天難葬,時光亦難斬殺與磨滅,無人可敵,無人能奈何,唯有不想不念,等待他自己墜入永恒的寂滅中,徹底找不到歸途。這世間若有一人還在想,還在念他,還在觸動與他有關的一粒塵,一抔土,都會引發因果,但凡世間還有關于他的一縷念想,都可接引他,讓他歸來!”

        這是武瘋子的話語,在弟子門徒中被尊為武皇,高高在上,可是今日他居然是這種態度。

        白發女子震顫,在她的印象中,她的師尊,有武皇之稱的武瘋子從來都是話語不多,最多幾個字點評,可今天卻這樣急促的說出如此多的警語,著實驚懼了她。

        “不想不念,讓其迷落在幽寂中,漸漸自墮,可是今天……麻煩大了,踏著帝骨回歸的生靈,無人可制衡,或許……要出現了。”

        極北之地,武瘋子這樣自語。

        他在閉關地睜開深邃的眸子,在他的身邊有一個瓦罐,雖然殘破了,只余下大半,能有巴掌那么高,但是能夠看到,在瓦罐上面有無盡的奧義,刻著各種生靈圖案,密密麻麻,皆至高至強。

        武瘋子心頭悸動,道:“這是鎮帝罐,也是棺,只要不想不念,那個生靈理應永遠放逐,埋葬心念間才對,想不到終究是惹出了禍事,那個生靈還沒有徹底永墮呢!”

        

        搜狗

        

    本站域名變為  www.fallwe.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安徽快3今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