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樂游客棧

    第八十二章:天雷

    :()www.dingdiansk.com,     孟蜀話音未落,懷里的祝赤哼唧一聲,好似已經蘇醒。干涸的血液黏在她的衣服被子上。

        “醒了?”

        窗外突然天雷四作,一道閃電從天而下劈裂在青石板路上。泳池內的水花崩裂開來!空中如同有戰馬齊嘯,長嘶聲音不竭。這天地之間似乎陷入了一種瘋狂的局面。

        “怎么了!”孟蜀沉思叫道,他還沒反應過來,院落之中就赫然出現了一排排的人影,穿戴者雪亮的鎧甲,長槍之上劈里啪啦的閃電縈繞。她突然翻身下床,單薄的裙子被風吹起,露出一截雪白的小腿,上面紋路淡淡的薔薇色。

        肖佑機皺著眉,外面嘩嘩大雨,陰沉暗淡。

        電閃雷鳴之間,整座客棧的燈光全部熄滅。

        閃電點亮他冷峻的眉眼。

        孟蜀手里下意識地握著長鞭,她低著頭,感受著站在客棧庭院內的人。似乎周圍一切都是混沌的,而自己所要做的就是抓緊手中的武器,狠狠的給予致命一擊。走下白毛毛的地毯,她赤腳站在冰涼的地面上,混沌大腦清醒了許多。

        “你想怎么做?”她問肖佑機,“來殺誰的?你嗎,祝赤,還是我的?”她尾音帶著點蒼白的笑意,身體還沒有恢復過來。

        “不多,我足夠了。”肖佑機的側臉染上了一層陰霾。

        孟蜀咯咯一笑,“怎么,不帶我們逃了嗎?”

        肖佑機倏然回頭,她看著孟蜀明媚又布滿妖氣的眼睛,“逃不了了,你會陪我一起死嗎?”他手中赫然出現一柄三尺寒劍,綠幽幽的光芒如同一雙巨蟒的眼睛,散發著真真妖氣。

        她見到妖氣恍然愣了一下,又自己笑了起來,逗趣的說道:“不中用。”

        說罷,一個側身,如同鬼魅的幽靈般從窗戶飛出。她單腳落地,雨水臨時她漆黑的頭發和白色睡裙,上面干涸的血跡漸漸融化。霎時間,天地間充滿了凄涼肅殺之意。孟蜀的臉上閃爍著耀眼的光輝。

        “啪——”清脆的長鞭,刺碎了雨夜。

        眾人看著女人身旁的妖氣,蒸騰著從昆侖而落下的雨水。孟蜀話不多說,鞭子仿佛一條條從黑暗中竄出來的火蛇,帶著鋒利的鋸齒和腐蝕四散的妖氣,滲入眾人的毛孔之中。

        肖佑機沖天飛起,寒劍化做了一道飛虹。

        頃刻之間,逼人的劍氣席卷著四散開來的妖力直沖向神兵的胸膛。他們長槍抵抗,原本以為人多勢眾便可以輕而易舉完成探查的任務,誰知道卻肖佑機卻不知從什么地方站了出來。

        男人削薄輕抿的唇,孑然獨立間散發出來的強勢宛若蟄伏在這也之中的鷹隼。

        寒劍隱隱的光芒,散發出讓人麻木的妖氣,追殺而來的神兵們想要退避三舍。

        那為首的男人不屑地笑了笑:“肖佑機,想不到你身上的妖氣還是如此的濃重,腥臭味真的是嗆死我的鼻子了。”他說笑著,眼神嘲諷似笑非笑的對視著肖佑機。“你瞞得了萱歌,卻瞞不了我,你這忘恩負義的人,就應該剁成肉泥爛在那暗河的淤泥之下生蛆!”

        肖佑機沒有被這一句話激怒,反而一笑:“看來你早就憤憤不平,不如這次給你個機會,看看你還能不能見到白萱歌,讓她聽你發瘋似地胡亂言語。”

        “不要以為位列昆侖,變成了神,就真的和我們平起平坐了。”那人呵呵一笑,手中的長槍瞬時射出一道閃電。

        孟蜀聽不明白,難不成,這肖佑機原先不是神?

        難不成是妖嗎?

        妖神互換,何曾聽說如此荒謬的事情?

        肖佑機不以為然:“你當年就是我的手下敗將,如今又想來比試一番嗎?”

        那人恨得牙癢癢:“要廢話,今日就取你性命!”說著化成一道白光旋轉而來,長槍化作無數光影,撒過在兩人頭上。還沒等肖佑機動手,孟蜀的長鞭赫然在頭頂形成一道巨大的盾牌,短兵相接,火花四濺。

        片刻之內,她長鞭撤回,肖佑機急如閃電,勢如破竹。那寒劍筆直的插入男人的光暈之中,直取咽喉。燦爛的光華如同流星一般,擊入男人體內。只聽悶哼一聲,那人如同羽毛一般從半空中跌落。

        他嘴角流著血,惡狠狠的道:“不入流的東西。”

        肖佑機目光如鐵,輕哼一聲。

        男人緊張臨敵,卻不見他的發絲已然結霜!靜止的空氣被強勁寒冷的妖氣所迫,轉瞬成為厲風吹向自詡清高的男人。他嘴唇發紫,右手緊握長槍,微微發抖,但目光仇視,拔槍而起。

        銀槍引著天雷,劃破濃霧,逼近肖佑機。

        客棧小小的庭院內,地板被一分為二,裂出一道深深的縫隙。

        肖佑機輕巧閃躲,劍刃散發出水晶般的光芒。他側身悄聲遁道男人身后。那人躲閃不急,被一劍刺穿左肩,血流于明晃晃的鎧甲之上。

        待到男人回頭之時,眨眼功夫,肖佑機人影飄閃而去。

        那人大喝一聲,怒吼咆哮著沖殺過來。空氣之中盡是燒焦的味道,肖佑機腳下生風,寒氣肆虐,劍閃綠光,空中浮現出巨蟒的身影,籠罩在客棧之上。

        那巨蟒張開血盆大頭,綠色的眼眸像是鑲嵌的寶石一般閃閃明亮。火紅色的信卻結著冰霜一般,拂過之處,片刻成冰。神兵大驚失色,沒有見過如此強大的妖物,正欲向昆侖逃竄。卻被一個甩尾,硬生生拖拽回地上。

        蛇口中叼著半截尸體,殷殷的注視著小小的客棧。

        “就算給你注入多少神力,你不過就是那個最低賤的妖!哈哈哈哈哈!”他狂笑著,卻見肖佑機的劍光泠泠澈澈的灑下。他只手抵御,頓時發出劇烈的爆炸聲。肖佑機雖然充耳不聞,但是也不好受。

        孟蜀瞧見他青筋暴露,指尖淌血。

        而那天雷本就是妖類本能懼怕的武器,可以眨眼之間讓人灰飛煙滅。

        她白玉般的手指轉動,軟鞭如同藤蔓一般纏繞在長槍之上,“鏗鏘”聲聲。男人手臂瞬間發麻,卻陰惻惻一陣長嘯。

    本站域名變為  www.fallwe.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安徽快3今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