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重生八零有點咸

    第827章 二十七八歲

    “聽說蕭老師家里昨晚遭賊,那兩個賊還帶著刀,可兇悍了,賊把洗衣機都偷出門了,還想進去偷電冰箱結果被發現了,那賊膽子大,捅傷了蕭老師隔壁的鄰居,就連蕭老師都受傷了,今天還有人在醫院看到蕭老師在住院,她今天都沒去學校上課。”

    “是啊,聽說那個鄰居肚子都給捅出一個洞來,在醫院住著院呢,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出院,這賊偷東西就偷東西,還傷人,真的太可怕了,這種人得虧被抓起來了,不然多嚇人。”

    “你說項工和蕭老師他們今年是不是流年不利啊?兩人也太不順了,對了,之前聽說項工不是項家的親生孩子,這件事你們聽說沒有?”

    “哪能沒聽說?項工是項家從外頭抱回來的孩子,要不然項家能這么對待兒子?項家人對項工簡直就像是對待家里養的牲畜一樣,別說吃飽穿暖了,能活著都是項工命大。”

    大家這么一聊,自然就料到了蕭葉子的娘家,聊起了蕭葉子的大哥大嫂有錢還會疼人。

    李昭民坐在那,腦子是嗡嗡嗡的響著。

    “幾位大哥,你們剛才說,項工不是項家的孩子?”李昭民扔下筷子朝著前面的人走去,問道,“那你們知道項工今年多大了嗎?”

    “聽說有二十七八歲了吧?具體多大,我們也不是特別清楚,不過聽說項工讀書畢業的早,出來工作不少年了。”邊上的一位五十來歲的大叔應著,“項工的確不是項家的親生孩子,是外頭抱回去的,項家那一家子,太不是東西了。”

    “二十七八了啊?二十七八啊……”李昭民的嘴唇都在顫抖。

    他家的周昂今年虛歲也有二十八歲了。

    “你們知道項工是哪里人嗎?”李昭民壓著聲音掩飾著心里的情緒低聲問著,“我是問,你們知道他原來的那個項家是在哪里嗎?”

    “這誰不知道啊?認識項工的人都知道,從我們縣城坐火車過去那個縣城得一天一夜呢。”那位大叔就把項昂的老家說了出來,“你到了那個縣城一問項家村,人人都知道,那個村子因為出了項工這么一個京都大學的大學生,整個村子都出名了。”

    李昭民在嘴里重復了兩邊那個簡短的地名,然后不停的道謝。

    他連一碗面都沒有吃完,匆匆的付了錢回了旅館直接退了旅社,然后提著一個小背包直接趕去了火車站。

    在項昂看著齊一鳴幫蕭葉子換藥的時候,李昭民踏上了去往項昂老家縣城的火車。

    而蕭家院子里,無人知曉。

    “姑父,你動作可不可以再輕一點?我媳婦兒疼。”項昂看著蕭葉子都在咬著牙攥著拳頭心疼的很,“要不我來?”

    “你坐著,別嘰嘰呱呱的在那念。”蕭紅朝著邊上指了一下,“傷口之前有血,現在換藥,拆紗布,血和紗布纏在一起,你說扯紗布的時候疼不疼?”

    最關鍵的是蕭葉子還不肯剪頭發,因此還扯到了頭發。

    齊一鳴看了項昂一眼,勾了勾唇角笑了。


    本站域名變為  www.fallwe.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安徽快3今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