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田園醋香悍妃種田忙

    第一五九章、討論(二更)

        “棉花?”鐘萃玟皺起了一雙好看的眉頭。

        云慕琤點頭。

        “棉花是何物?”

        這下,云慕琤用看沒見識的鄉巴佬的眼神看著鐘萃玟,他的語氣里也帶上了幾分幸災樂禍“棉花啊,是一種既柔軟且能保暖的東西。”

        鐘萃玟擰起的眉頭依然沒有放下來,“這是最近林姑娘新做出來的?”有了石碌在前,鐘萃玟下意識地以為棉花還是林慧娘做出來的。

        誰料云慕琤卻是先點頭,隨后又搖了搖頭,“棉花是最近的不假,但卻不是慧娘做出來的,而是她找到的。”

        關于自己是怎么找到棉花的,林慧娘曾經跟云慕琤說過一遍,這會兒,他便給鐘萃玟講了一遍。

        聽他說著,鐘萃玟的好奇心被勾了起來,他好奇地問道“棉花果真這么保暖?”

        云慕琤沒說話。

        他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鐘萃玟穿的衣裳,對著外面喊道“李允,你把我給含章帶來的東西拿過來。”

        外頭,李允應了一聲便快步離開了,鐘萃玟問道“你給我帶了什么東西?”

        云慕琤卻不告訴他,“等待會兒你看見了,便知道了。”

        鐘萃玟搖搖頭,只好耐心地等著李允回來。

        李允的速度很快,他將帶來的包袱放到小幾上,便退到了一邊,云慕琤端起茶杯喝著茶,用眼神示意鐘萃玟自己打開。

        鐘萃玟抬手將包袱打開,便看到里頭是一件疊起來的袍子。

        “你給我帶衣裳做什么?”他說。

        “你拿起來看看。”云慕琤依然沒有明說。

        鐘萃玟狐疑地看了云慕琤一眼,還是伸手將袍子拿了起來。

        “咦?”鐘萃玟一摸到袍子,便意識到了這袍子的不同之處。

        這袍子雖然是用的緞子做的,但摸著卻比他現在身上穿的還要軟,他當即便迫不及待地將身上的袍子脫下來,換上了云慕琤帶來的這件。

        袍子用的緞子,剛上身難免有些涼,但是隨后,他便感覺到了這袍子的出眾之處。

        這袍子雖然是冬衣,穿著十分輕巧,且看起來輕薄,但穿著卻一點都不覺得冷,比他之前穿的既厚重又不怎么暖和的袍子暖和多了。

        鐘萃玟新奇地左右摸著,嘴里問道“這就是用棉花做的?”

        云慕琤點頭,“如何?”

        “甚好!”鐘萃玟激動回道。

        他也沒有坐下,而是來回地踱著步,像極了得到新鮮玩意兒的孩子。

        云慕琤本來還有些嫌棄,但他又想起自己當時也像現在的鐘萃玟似的,便沒有說話,而是默默地喝著茶。

        鐘萃玟現在對棉花的保暖效果是深信不疑了,他來回踱了幾圈步才終于坐了下來,“你只給我帶了這一條袍子?”

        云慕琤哼了一聲,“自然不是。”

        他說完,李允便拍了拍手,很快便有四個丫鬟將捧著四個大包袱走了進來。

        鐘萃玟迫不及待地走上去打開包袱,展現在他眼前的,是一片蓬松的雪白。

        鐘萃玟有些癡了,他顫聲問道“這、這是?”

        “這就是棉絮了,你身上的袍子便是用這做的。這些可都是慧娘用了許久,廢了好大力氣才彈出來的。”

        也沒這話里從林慧娘那兒學來的專業名詞聽得鐘萃玟一頭霧水,但他知道,這叫棉絮的,就是用來做棉袍的東西了。

        “你這娃娃里頭也是用的這棉絮?”

        “呃……”云慕琤被鐘萃玟突然一轉的話給問住了,他想了想,當時林慧娘并沒有明確說,她嘴上只是說里頭填了棉花,到底是棉花還是棉絮,她卻是沒有明確說明。

        云慕琤含混道“總之是用的棉花做的。”

        為了防止鐘萃玟嘲笑他,云慕琤連忙轉了話題“棉花的數量有限,慧娘便先給我們這個親朋好友送了棉絮,她說已經在做種子了,等明年便將種子分一分,讓百姓們自己種,能種出來多少,自己便能用多少。”

        鐘萃玟沉默了片刻,說道“如此甚好。”

        “現在陽晉縣的百姓們冬天好過多了,雖然還沒有更暖和的棉衣穿,但有了火炕,冬天總不至于太冷。”

        “也是,別的地方不說,今年冬天陽晉縣會多活下來許多人。”

        “若是棉花能在縣里種開,那這就是林大人的政績了。”鐘萃玟笑道。

        “先前你和慧娘沒關系,石碌都還算在你頭上了,更別說如今的知縣是慧娘哥哥了,難道還不能算?”

        “哈哈哈,我可沒這么說。”鐘萃玟笑道,“你心思怎地這么敏感?”

        云慕琤翻了個白眼。

        又說了幾句,云慕琤便換了輕松的話題,他與鐘萃玟說了幾句,便打著哈欠回了客院休息去了,等晚間兩人一起用了晚飯,手談幾局便各自回房休息去了。屋外寒風呼嘯,怕兩位主子凍著,主院與客院的丫鬟便都在屋里點起了炭盆。

        飽飽地睡了一夜,第二日云慕琤清早起床后,便與鐘萃玟一同用了早飯。

        而此時在林家,林麗娘跑到廚房門口,一邊急促地喘著氣,一邊慌張地對趙氏說道“娘,姐姐生病了!”

        “怎么回事?”趙氏燒火的動作一頓,她站起來,臉上寫滿了焦急。

        “就,我剛剛叫姐姐起床,她不舒服,臉也是紅的。”

        趙氏快步走到姐妹兩個的房間,便看見了躺在炕上面色潮紅擰著眉頭,一副看起來十分難受的林慧娘,她走到炕邊探手摸了摸林慧娘的額頭,“額頭怎么這么熱?夜里吹風了?”

        林慧娘閉著眼睛搖搖頭,“可能是白天出了汗就脫衣裳著涼了吧,昨天晚上就有些不舒服。”

        趙氏也想起了昨晚林慧娘沒精打采的樣子,當時她還是以為林慧娘是困了。趙氏轉頭對林麗娘說道“阿麗,娘去叫郭大夫過來,你先幫娘燒著火,等鍋上冒白氣了,你停火就是了。”

        郭大夫是大林村的赤腳大夫,醫術雖然不怎么好,但治個風寒還是沒問題的。

        林麗娘連連點頭,跟著趙氏一起出了屋。

        林麗娘進了廚房,趙氏便直接去找郭大夫了。


    本站域名變為  www.fallwe.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安徽快3今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