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攻略小社會

    第111章 建議(三更)

        等兩人大叔回去的時候,大叔笑呵呵的說:“小姑娘,這些照片回去要發給我。”

        “沒問題,叔,那我們先走了,您留步。”方星河走到門口,對大叔微笑:“大叔您這樣有趣又愿意為年輕人的夢想做出自己貢獻的人,這個社會真的太難得了,我代表海洲大學有夢想的同學像您道謝,希望您的生意蒸蒸日上,越來越好。”

        “嘿嘿,我不懂什么夢想,能幫一點就幫一點吧,也祝你們的活動辦的順利。”大叔把人送到門口,“回去的路上小心一點,我這邊還忙,要不然還能送你們一程。”

        “不用不用,叔您請回吧,我們走了。”

        兩人順著來路往回走,一邊走一邊相互對視一眼,都壓抑著笑意,等慢慢走遠了,兩人才終于可以放松的笑出來。

        林曉莊說:“方星河同學,從今天開始,我對你刮目相看。”

        方星河傻笑:“還是學長提攜的好。你一直在大叔面前夸我,謝謝你啊。”

        “我是沒想到會把一個本該踢出贊助商行列的企業,會聊成長期贊助的樣子。”林曉莊笑著說:“以前人家說我聊天,我現在覺得我不厲害,我厲害是那是一點一點磨出來的,而且這家還沾了一點親戚的光。而你不是,所以你比我厲害。”

        方星河一笑:“算了,咱們別相互商業捧了,反正錢到賬,我就特高興。”

        “照片拍的好,也是理由,有時候我們談合作,契機都是小意外,可能舉手之勞的一件小事,也可能也是對方一個友善的笑,往往出乎我們意料之外。”

        兩人走到站臺邊等公交車,即便回程的路還有很遠,也不覺得累,兩個人都很興奮的狀態,因為結果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意料之外。

        ……

        學生會,陳飛揚接到財務的短信,看向鮑舒,“你們久攻不下的那個贊助商,三萬塊錢到賬了。”

        鮑舒一臉難以置信,“怎么可能?!”

        陳飛揚把手機朝向她:“自己看。”

        鮑舒一把搶了過來,“這……怎么可能,他們去了那么多次,后來人家都不見了,嘴上光答應說捐,就是不打錢,怎么可能方星河去了,人家就見了她還愿意給她錢?不可能的!”

        陳飛揚往椅子上一靠,笑:“錢都到賬了,還有什么不可能的?只能證明前面的人能力都不如她。”

        “可是我也親自去了!”鮑舒喊了一句。

        陳飛揚挑眉看著她,她也去了能證明什么?

        “你什么意思?”鮑舒看著他,“你是說我能力不如方星河?我不如她?!”

        陳飛揚笑了笑:“我什么都沒說。對你來說,你的部成員能力強,是好事啊,這樣以后但凡遇到贊助費的事,最起碼有一個人能頂得上來。林曉莊畢業之后,外聯部本來就缺少一個能做事的人,方星河出現的時機剛剛好。”

        鮑舒冷笑一聲:“照你這樣說,我不但不能把方星河趕出去,還要好好的留住她,哄著她,巴結她?照你這樣說,外聯部其他人都是吃閑飯的,只有她方星河才是最牛逼的,你是這意思嗎?”

        “吃閑飯不至于,但是連續兩次贊助費,都是別人要不來,但是她要得來,我想換誰都會多想吧?”陳飛揚站起來,“你自己想想,那家影視公司,你不是也親自去了?不是也見到老板了?結果呢?方星河不用你們陪同,自己解決了這事。這次也是,你不安排人陪著,她還不是自己解決了難題?這樣的前提下,我怎么可能不多想?我相信不單是我,另一組久攻不下的那一組成員,也會有同樣的想法。”

        鮑舒大口的喘著氣,氣憤又難受,“說來說去,你就是覺得我不如她,我不如方星河一個剛進外聯部的新人!”

        “事實證明正是如此。”陳飛揚說:“所以我給你一個建議。”

        鮑舒慢慢的抬頭,冷眼看著他問:“什么建議?”

        “辭去外聯部長的職務。”

        鮑舒伸手把手機砸了出去,什么話沒說,轉身就走,手快碰到門的時候,陳飛揚在身后說:“當初你要參選的時候,我就說你的性格不適合。”

        鮑舒猛的轉身:“有了方星河跟的對比,你現在是嫌棄我了?”

        陳飛揚笑著看她:“看看,你性子就是這么急,心高氣傲,自尊心強,容不得別人比你更你不適合當外聯部,是因為外聯部要求人的地方多,要拉贊助就要跟人低頭,你呢?你恨不得自己的頭仰得比太陽還高,怎么可能做得來這種事?我建議你辭去外聯部長的職務,進秘書處待半年,在領導老師那邊露個臉,到時候環節的時候競選副會長。”

        鮑舒抓著門把手的動作停了下來,陳飛揚走到她身后,“我有在替你打算,你自己想,外聯部的人主要是對外聯系,就算做出成績,往往不被人關注,只有最接近老師的地方,才能在老師面前刷臉,他們只要看到活動圓滿舉行,很少有人會記得活動的贊助費是外聯部拉來的。你想出頭要到什么時候?之前的林曉莊能力強,成員們有目共睹,他在競選的時候落選,很多人都覺得不可思議,這一點我當初已經很難做了。現在來了一個方星河,如果方星河的讓歷史重演,你自己想一想,你在外聯部費盡心思積攢的威信,還會剩多少?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是你那個小跟班一樣對你言聽計從。不是嗎?”

        鮑舒在他的胳膊的圈下轉身,她抬眸看向陳飛揚:“你真是這樣想的?”

        “是。”陳飛揚點頭:“當初林曉莊退出項目之后,我就這樣想了,但是看你當時積極性很強,一心想要證明你比他強,我不想打擊你的積極性,所以一直沒說。今天方星河的成功,證明她在這方面確實有辦法,我就要替你想后路。”

        鮑舒抿嘴:“對不起。”

        “知道我對你好就行,不用說對不起。”陳飛揚捏了下她的鼻子,“現在不生氣了?”

        ……

        回到學校,方星河的心情超好,就連展板被扔掉的事,她覺得也沒那么氣了。

        宿舍里,葉乃伊看她回去,“回來了?嗯,過來看下照片,這個人你認識嗎?”

        方星河過去,“誰啊?”

        葉乃伊的手機上有幾張照片,照片上有個戴帽子的人,正一手提著一張展板,從倉庫出去。

        “我去!”方星河抬頭看向葉乃伊:“他就是周坊。”

        “周坊……”葉乃伊問:“就是那個負責策劃規劃場地的人?”

        方星河點頭:“就是他。”

        “看看,那天要是請他吃頓飯,不是什么事都沒有?”葉乃伊幸災樂禍:“我看啊,你這就是自找的。”

        “我樂意!”方星河鼓著臉,“我還請他吃飯,我怕他吃了我的飯,嘴巴會歪。”

        葉乃伊又開始狂笑,人美就是囂張,根本不在乎形象的問題反正不管怎么笑,美就是美。她手托腮問,“你那個什么展板的事怎么辦啊?”

        “展板?”方星河頭也沒抬:“展板現在做趕不上了,下周就開始了,我只能在主持人串詞上想辦法了。”

        “蘇光含要是知道了,肯定給你攪合了。”葉乃伊笑意盈盈,“我好替你擔心啊。”

        方星河看她一眼,“你就是想看我笑話,還敢說擔心……”

        魏馨坐在桌子前,回頭問:“那你怎么辦啊?我聽的都擔心了。”

        方星河一屁股坐下,“贊助的服裝好了,明天我還要帶他們去風華大廈試穿。”

        “看看,氣人吧?人家討厭你收拾你,你還要替她服務。”葉乃伊手托腮:“就這樣,你還要堅定不移的待在學生會?”

        “必須的,我方星河是那種輕易被人打倒的人嗎?”方星河瞇眼:“我不但要待著學生會,我還要熬死他們,反正我才大一,看誰熬過誰!”

        “噗——”葉乃伊無語:“你以為媳婦熬成婆呢?還看誰熬過誰。”葉乃伊想了想,“這樣吧,你呢,要是遇到解決不了的事,你就來找我們,哎,魏馨,到時候一起出謀劃策啊。”

        魏馨驚訝的看向葉乃伊,她跟葉乃伊其實沒有什么糾結,只是因為李丹晨的原因,很少主動跟她說話,這還是葉乃伊第一次很正面的主動叫她的名字,跟她說話。魏馨先是“啊”了一聲,隨后她低低應了一聲:“嗯。”

        方星河點頭:“行,我遇到難題,必須找幫手,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呢。”

        ……

        周六,方星河在藝術學院門口等人,不多時蘇光含急急忙忙從宿舍的方向跑過來:“哎喲對不起,我來晚了。”

        “不晚,還沒到時間呢。”方星河笑瞇瞇的說。

        “周歷呢,怎么還沒來?”蘇光含朝旁邊看。

        “沒到時間,不著急。”

        周歷卡點趕到,三個人順利會合,方星河一拍手:“好了,我們走吧。”

        方星河把人往公交站臺站,蘇光含問:“方星河,你干什么呀?”

        “坐車啊!”方星河理所當然。

        蘇光含忍不住笑:“難道還坐公交車去啊?”

        “要不然呢?這個錢學生會給咱們報銷嗎?”


    本站域名變為  www.fallwe.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安徽快3今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