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我家武將有數據

    第107章 贖罪

        “愿聞其詳!”

        見白書玉自信滿滿的模樣,南柯也來了興趣。

        費勁吧拉的修運河,就只是為了改善永平縣百姓的耕種環境,這水渠除了灌溉農田還有其他什么好處,南柯就真的不曉得了。

        “水運!”白書玉笑吟吟道。

        這話也讓南柯眼前一亮。

        自己當初怎么沒有想到這一點。

        說到水運,自然就想到了曾經的京杭大運河。

        京杭大運河的修建直接打穿了京杭之間的運輸渠道。

        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用更加低廉的運輸成本,將南方富饒的地方的糧食以及其他商品,運輸到北方。

        在解決了北方的糧食短缺,與貨物流通不便后,也加快了運河周圍城鎮的發展。

        在沒有汽車和火車的年代,水路更是一個國家至關重要的貿易路線,因為他的運輸成本遠低于陸路。

        如果能將永平縣內鑿出一條可以行船的水路,對于永平縣將來的發展絕對利大于弊。

        可頓時又有一個問題出現在南柯心頭。

        “若是想要行船,這水渠得修多寬才行啊”南柯眉頭微皺。

        水渠主要的作用,就是將豐富的水資源,引入到水資源貧瘠的地方,用于灌溉農田。

        為了減少修渠的成本,一般來說,水渠寬度都不大,更甚至還有一步寬的小渠。

        若是這樣的小渠,想要行船走水運就有些不太可能了。

        若是想要這水渠可以行船,務必得加寬加深,這可都是錢啊

        “其實我們只需要將主渠修的寬一些就行,其他的支渠,完全可以采用郡縣常用的小渠,這樣一來就水運與灌溉兩不誤了。”白書玉又道。

        聽到這話,南柯也明白了白書玉的意思。

        自家就是想修條小渠,結果讓白書玉這一攛掇。

        就變成挖運河的節奏了。

        那工程量可是得大大提升了。

        要知道這會兒可沒水泥、防滲膜這種東西,就算修渠后,水土流失也非常嚴重。

        想要修一條大渠,不光得工人挖渠,還得有石匠來修石堤。

        通水前還得將水渠的底部夯實,除了這些,還得在不同的區域修大壩,一來可以攔水。二來也能適當的泄洪排澇。

        若是要加寬水渠,再行船的話,說不定還得修建船閘,用于船只通行一些特殊的水域。

        這一系列林林總總的東西,加在一起全部都需要錢。

        可這些事兒南柯又不能明確的說出來,畢竟這修渠的事兒還沒開始,他這個主推人就泄氣了,也有些說不過去。

        “書玉,你覺得按照你的規劃,這永平渠修好得花多少錢?”南柯問道。

        現階段光是組建定州軍,就需要花費一大筆錢,這都夠南柯喝一壺的了。

        若是在往另外一件事情上投錢更多,南柯也有些遭不住啊。

        白書玉聞言想了想,道:“我也不清楚,若是將這件事情做好,沒有一萬金肯定不行,也有可能會花費幾萬金。

        可我更知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很多事情,我們只有做了,才能知道最終結果如何。

        國公爺,您是想修一條灌溉農田的小渠,還是修一條福澤百年的大渠?”

        聽到這話南柯也有些無奈,看來這白書玉還真想干件大事兒。

        一個勁的給自己帶大帽子,自己也實在沒法拒絕啊。

        要是自己這個當頭頭的,都沒一點遠大志向,底下的人又如何跟跟著你賣命。

        “我自然想修一條對永平縣有益的大運河,可這事兒工程浩大,一時半會兒也完成不了,何時才能通水,解決周圍百姓們灌溉的問題?”南柯又道。

        白書玉點了點頭道:“其實這事兒也好解決。”

        說著在地圖上慢慢劃了一道,道:“我們只要先將部分的主干道修好,將大宛湖的水引出來,去灌溉周圍的農田,然后再一點點去修隨后的主干道。

        待這些主干道修好了,再將他們打通連在一起就是,這樣既不耽擱灌溉,也不耽擱我們最終的計劃。哪怕一天只修建很短一段距離,可只要日復一日,總有一天能將這運河修好。”

        這會兒南柯也明白了白書玉念頭。

        他就是想要為永平縣作些事情,才一力主張南柯將這修渠的事情做大。

        哪怕時間久一些也行,最起碼得將這事情做成。

        “書玉你這般為永平縣著想的心思,我也理解!行,就按照你說的來,咱們將這件事情做大便是,到時候這渠,便叫書玉渠。”南柯笑道。

        白書玉聞言面容一滯,便又道:“我們何時動工?”

        南柯卻開口道:“動工的事情先不急,你方才畫的這個路線我有在看。這里覆蓋的灌溉區域并不大,周圍也沒多少耕地,若是再修支渠的時候,不是非常麻煩嗎?”

        面對南柯的疑惑,白書玉笑道:“我們既然要修更大的運河,就要一切以運河為主,至于覆蓋耕地不足的事兒,國公爺您完全不用在意。

        之前的耕地,都是臨近各個村落,也沒有人舍近求遠的將地種在離家太遠的地方。

        可等咱們將這水渠修好以后,待他們明白了哪里灌溉更容易,自然會在附近開辟耕地甚至定居,因此我們只需要修渠就行,其他事情也不用去刻意照顧。”

        白書玉的話也讓南柯恍然大悟。

        若是按照他的那種想法,水渠以覆蓋耕地為主,那樣一來可能要繞很遠一段距離,工程量也會變的極大。

        可現在不管它們,只修主渠,這事兒就簡單多了。

        “那好!我們這就干起來吧!”說著南柯起身來到了安置三虎寨家屬的地方。

        這些原來三虎寨的強盜們,自從昨日戰敗后,就被南柯一股腦全部弄到了五嶺坡來。

        這會兒王英、許飛虎、鄒二郎三人雖然帶著一部分骨干前往黑山剿匪。

        可剩下的這些人中,除了婦人、老人和小孩外,還是有不少正當壯年的男人。

        他們雖然沒有跟著去剿匪,可也不能讓他們在這里天天閑著啊。

        待南柯將他們召集在一起后,便道:“你們曾經在黑山之中為惡,理當受到一些懲罰!我若是對你們的所做作為不問不聞,別人也會說我賞罰不分。所以你們贖罪的時候到了。”


    本站域名變為  www.fallwe.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安徽快3今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