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硅星文明

    第二十九章 變異的水熊蟲

    :()www.dingdiansk.com,     華彤差點被切割,背后驚出了身冷汗,大大的眼睛目光呆滯的看著空間隧道的方向,雖然現在已經消失的看不見了。

        墨嫡拉著華彤進入辦公室拿出了紅色文案撥通了黎族的電話。

        “黎族,你得空間隧道怎么回事?剛才差點把華彤殺了。”墨嫡語氣明顯帶著火氣質問黎族。

        黎族電話那頭的聲音也顯得很委屈對墨嫡訴著苦“嫡哥,我也是剛接到各地的信息都顯示出來我的空間隧道不能用了,剛才要不是我忘了拿東西往回走,我現在也很可能被自己的空間隧道給殺了”。

        “那是怎么回事?”墨嫡再一次問到黎族。

        “我觀察了一下我的空間隧道開啟的那根柱子,原來的兩邊都有發光的東西現在都不亮了,很有可能是沒有了能量,不知道如何充能,我剛才請來電工用電力放在了空間隧道的那根柱子上,只見空開都跳了閘,整座大樓都斷了點,沒有一絲作用”。

        聽見黎族的話顯然短時間內已經用不了空間隧道到濱河市了,墨嫡撥通了袁華少將的電話。

        “喂,將軍,我是墨嫡,黎族的空間隧道沒有能量了,我們得坐磁懸浮列車去濱河市了,你看看能不能向上級申請一個專列,我們馬上趕過去”。

        “好好好!你放心,我這就去申請,一會兒等我消息”。

        電話那頭的袁華掛斷電話后,馬上告訴警衛員把自己吃的飯菜打包帶回,沖沖忙忙的坐著專車往軍區總部開去。

        華彤還沒有從剛才的事情中緩過神來,還在那一動不動的呆在那里,墨嫡上前用手捂住了她的頭慢慢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不斷的安慰到“沒事了,沒事了,你不用怕,有我呢”。

        華彤被墨嫡不斷的安慰中漸漸放松了剛才緊繃的神經在他耳邊輕聲說到“他們是不是想置我于死地?我們不去了,何必關心他們的死活?”。

        聽著華彤的這句話,墨嫡清晰的認識到,華彤內心與他們的隔閡顯然已經是無法彌補的了,現在能做的就是盡可能避免讓她與那些人發生正面沖突撕破臉皮。

        “華長官,這是怎么了?”李立離問道墨嫡。

        墨嫡回過頭來看著李立離輕笑了一聲“剛才要是你先進入空間隧道,現在的你會是什么感覺?”。

        墨嫡的電話又開始叮咚一下,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是袁華將軍發過來的信息,上面顯示已經安排好專列送他們去濱河市

        墨嫡把肩膀上的華彤慢慢扶起,眼睛看著她“黎族也說了,是他的空間隧道沒能量了,各個地方的都不好使了,并不是他們要害你,有我在,我一定會拼命保護你,我們的背后還有袁華將軍為我們撐腰,那我們現在就上車去濱河市你看好不好”。

        冷靜了一下的華彤輕微的點了點頭。

        早已經預約到來的無人駕駛汽車已經停在了辦公室大樓的下方,墨嫡囑咐他們二人檢查一下自己的服裝是否嚴絲合縫,看見準備無誤后蹬上了車。

        門口大爺看見無人駕駛汽車快速升起飛速消失在了眼前,他很是羨慕的沖著遠去身影車子方向念叨了一句“我要是身體狀況允許,我也想上車子上體現一下,還是年輕好”。

        墨嫡在專列上看著實時播報,感染已經先后在97個國家和地區出現,就連北極地區也接到了感染病例,最初的一起報告是在f國開始傳播,之后隨著北緯30°線蔓延開來,最后南北走向延申,國內首次出現在蘇橙所在的濱河市,現在已經往北擴散了到了紅星市,兩千多公里的傳播速度使墨嫡驚訝的問著華彤“什么樣的病毒能在半個小時之內傳播的這么快?”。

        “不是它傳播快,而在不同的地點同時爆發。”華彤翻著帶來的專業書籍向墨嫡解釋道。

        磁懸浮列車在飛速的行駛,很快五個小時過后,到了濱河市站點。

        來往的人很少,就算是看著兩個人迎面走著,也是像躲著瘟神一樣彼此很快都疏遠開來,他們帶著口罩,見著彼此的眼神中都是充滿著恐懼。

        早已在車站等著的預約專車已經停在站口出口處,墨嫡輸入指紋后和華彤坐在了車后,李立離坐在車前。墨嫡告訴李立離讓他把車速調慢一些,以便能仔細觀察,這一路行駛中其他人的情況。

        他們三人透過車窗望去,街道上很少有人的出現,一輛一輛的救護車在下方不斷的穿行著,商場有很多的大門都關著門,街道上充滿著很多再噴灑藥劑的機器人,它們看見每一個經過的人員和車輛都會噴上一些。

        還有在大街上躺著一動不動的人,細細一看,也是和蘇橙傳過來的照片一樣,有的已經腐蝕了一大半身子,沒有一具完整的尸體。李立離看見這種景象很快把頭離開車窗,回過身來閉上眼睛,盡可能控制住干嘔的癥狀。

        “有進步啊,看這么長時間不會再吐了”墨嫡輕輕拍了一下前座的李立離并對他鼓勵到。

        李立離不斷的反胃過程中也在不斷的咽著口水往回壓,眼睛中已經惡心的淚水在眼眶中打轉。

        很快車子就到達蘇橙所在看押白小度的場所。

        二人下了車門口,守衛的士兵攔住了他們,伸手示意并管他們要證件。

        門口士兵看見墨嫡的證件后馬上立正敬禮后放他們通行。

        “喂?蘇橙?你們在哪里啊?我們已經到了,”墨嫡撥通了蘇橙的手機。

        蘇橙那邊電話傳過來的并不是本人聲音,而是一個女子的“喂,墨長官,蘇橙讓我轉達讓你來不遠處的醫務室,他現在行動有些不便”。

        放下電話的墨嫡緊忙拉上華彤,招手示意著李立離跟上腳步,他們跑向不遠處正在揮手的醫務人員。

        “蘇橙呢?他怎么了?他怎么不接電話,出什么事了?”墨嫡幾番急促的詢問讓門口的醫務人員不知道該回答那句。

        “我在這,我沒事,就是好像我也稍微有一些感染上了,我們不能出去,就在次處隔離,我怕你們沒有防護措施所以才在里面確定一下是否讓你們進來,你們這是最新的防病毒服裝?”。

        聽見蘇橙還暫時安全,墨嫡的一個緊張的心終于放下并看著蘇橙臉色顯得有些憔悴。

        蘇橙看了看墨嫡身邊的新人咳嗽了幾聲問了墨嫡一嘴“這位是?”。

        “我們先進去再說”,墨嫡說完扶著憔悴的蘇橙就進入了他的專屬醫務室。

        看著滿是要員的醫務室,又看見了衛龍中將閉著眼睛吊著點滴奄奄一息的樣子,墨嫡依然知道這場傳播的威力。

        “我先帶你們去醫務室的研究臺吧,哪里有很多的死者,醫務人員正在用附近調過來的專業設備鑒別,等等我,我先穿上防護服。”蘇橙走到研究臺的門口伸手卻怎么也夠不著掛在上面的防護服裝,李立離很快上前一步幫著他拿下了服裝,看著眼前這個勤快的少年蘇橙又看向墨嫡問道“他叫什么?”。

        “他叫李立離,是我新招進來的隊員”。蘇橙耳朵聽著墨嫡的話,眼睛看著李立離并開口對他說到“我和墨嫡是好哥們,你以后也可以隨時來找我”。

        “是!長官!”。

        “哎,蘇橙,你看看你現在都什么樣了?還想著挖我們的人”華彤看著那蘇橙憔悴的臉有些顯得一臉不情愿。

        蘇橙也只是輕微的笑了一笑看著華彤說了一嘴“我能不能挺過今天還不好說呢?看見衛龍將軍沒?他是指定挺不過今天了,不知名的病毒已經腐蝕了他的重要臟器,就算是停止腐蝕,也救不活了,我們進去吧”。

        墨嫡瞪了華彤一眼后扶著蘇橙就進入了研究臺。

        李立離看見眼前的尸體明顯較之前適應了許多,近距離看著一具具這樣腐爛的尸體,這是他生平第一次,多少內心還是充滿著一些恐懼。

        蘇橙拿起資料跟墨嫡解釋到“我們濱河市的傳播能力是最快的,其他國家疫情早在一個星期前就出現了端倪,我們這一處很顯然是經過什么特殊處理過的”。

        “是白小度和趾餮搞得鬼。”墨嫡打斷了蘇橙的話用者非常肯定的語氣答復著他。

        “那就解釋的通為什么白小度沒有做出任何抵抗的原因了,那可能在進入關押室把試劑打碎放出了病毒”。

        華彤看著一個臺上放著的碎的試劑瓶問了一嘴“是它嗎?”。

        “嗯,是它”。

        “那有檢測出里面是什么東西了嗎?”。

        “沒有,空空如也,也是奇怪,就連細菌都沒有看到”。

        醫務室的檢測人員看著分離出的死者被腐蝕的人體組織,其中有一個人發現了一個驚人的現象沖著其他人大喊道“是氟硅酸!”。

        “什么?氟硅酸!”。

        “怎么會出現氟硅酸?”。就在眾人不解之際蘇米娜跑進了實驗室聽到了氟硅酸一詞。

        “是硅基生命體,快找找死者體內是否存在著硅基生命體?”蘇米娜這一句話點醒了蘇橙,本來還在擔心妹妹的安慰,是否怕她也被感染,顯然這種擔心在蘇米娜身上是多余的,馬上叫上華彤和墨嫡一起上研究臺找是什么樣的硅基生命有如此大的破壞力。

        蘇米娜看見哥哥的臉色不太好,拽住了他的衣袖問他是不是也感染上了,看見哥哥沒有搭理她,又看向周圍的人,李立離看著蘇米娜往自己的方向瞅馬上點了點頭。

        蘇米娜二話不說就一把撕開了哥哥的防護服,拿出衣兜里的一瓶試劑打開后就對準蘇橙的鼻子,被蘇米娜這么一弄,沒來的及反應的蘇橙由于驚嚇了猛地吸了幾口試管里的氣體后大聲的咳嗽了幾聲。

        咳嗽幾聲抬頭看著蘇米娜并叫喊到“你給我吸的什么玩意,這么刺鼻,看老哥要不行了你好讓我早點死分家產是不?你這個沒良心的”。

        屋里的眾人看見蘇米娜的反應也是被驚住了看著蘇橙兄妹。

        蘇米娜看著哥哥這么誤解自己,拽起了蘇橙的耳朵,然后伸出了那只沒有指甲的手指大聲對著哥哥叫嚷到“你看!我為了試驗這東西沒了一個指甲”。

        華彤走下研究臺看了看蘇米娜的手詢問到底是怎么回事。

        “華姐,還記得梧桐山趾餮拿著一瓶試劑跟我們說過什么嗎?她說這東西能讓我死的很痛苦,于是下山時我就帶上了這瓶試劑,在回去的途中我想到了趾餮說的話,想試一試它到底有多厲害,結果剛一把試劑口打開露出一點氣體,我的一節手指甲就沒了”。

        蘇橙看著自己的妹妹問了一句“按你的意思它就是趾餮帶來的醚泊分解元素?”。

        蘇米娜加大了手勁繼續擰到蘇橙的耳朵并生氣的沖他喊“你以為呢?還說我沒良心,我要是沒良心就不救你了”。

        蘇橙被蘇米娜扭著耳朵疼到扭曲的表情一勁在那求饒,華彤勸了一句蘇橙“你忍著吧,你妹妹也是為你好,驚嚇和疼痛感能使你呼吸和血液循環加快,更好的有益于你吸收這股醚泊分解元素”。

        蘇橙沒有辦法也就只有忍者。

        墨嫡、華彤及其他工作人員利用現有的設備怎么也沒有找到蘇米娜口中的什么硅基生命體。

        華彤看了一眼墨嫡問道“你找到了嗎?”。

        墨嫡在哪一直搖著腦袋。

        華彤又沖著其他的人問了一嘴“還有沒有更尖端的儀器了?這樣我們找不到那種硅基生命啊”。

        李立離這個時候站出來,從自己的軍用背包里拿出了一個腦機設備然后向墨嫡長官打了一聲報告。

        “報告!長官!我想試一下”。

        墨嫡看見李立離這么自告奮勇就讓出了研究臺把位置讓給他坐了下來。

        其他人也都為了過來看看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伙到底有什么能力能夠這么自信的毛遂自薦。

        只見李立離帶上了腦機,然后閉上眼睛閉目養神一會,睜開眼睛看著從尸體上取下的標本,借助現有儀器和染色劑并借著腦機細細的觀察,口里不斷的對其他人說著自己所看見的“尸體處沒有任何細菌存在,但是”。

        “但是什么?”蘇橙不斷的揉著耳朵問到李立離。

        李立離看了一眼蘇米娜后明白了“水熊蟲,是長著翅膀的水熊蟲,他和蘇長官的妹妹有著一樣會發光的能力,我把它用最小的針將它分離人體組織時,它很快展開翅膀發出水晶一般的細小光亮,很顯然他就是經過改良的水熊蟲”。

        “那接下來我就知道該怎么做了,把它們拿出來,讓他們大量繁殖提取醚泊分解元素,只要醚泊元素從外面粘上硅基體,他們很快就能被分解。”蘇橙說完大喊了一聲門外的警衛人員去通知其他機構馬上研發這種氣體,要大量研發并發給全世界。

        蘇橙此時想起了一件事,一個重要的機會。

        馬上拿起妹妹手中剩下一半的氣體就走出研究室來到了衛龍將軍的身旁。

        “將軍,我們已經找到解決辦法了,你要挺住”。

        看著眼前的蘇橙緊緊的抓住自己的手眼睛輕微的泛起了一陣淚花。

        “蘇橙啊,你別離我這么近,不然你也會被感染的,沒看見他們都避我而遠之嗎?你怎么還過來找死啊。”衛龍將軍說著這話,激動的死死的把蘇橙的手往外推,眼角不斷的留著淚水。

        蘇橙握住衛龍將軍不斷要推開他的手并且說了一句“將軍,我是你的兵,不管你發生什么,我都要救你,這是我妹妹帶來的僅剩下一點的解藥,你先吸進去,你的病一定會好起來的”。

        衛龍將軍此時已經泣不成聲,不斷的磕著血吸著那瓶試劑。

        “蘇橙,給我拿來我的電話來。”衛龍用者顫抖的聲音呼喚著蘇橙。

        衛龍示意蘇橙打開電話,進行人臉識別,然后就撥通了上級的電話“我是南方某軍區衛龍中將,我已經命不久矣,現在以視頻為證,舉薦蘇橙,他此次表現良好,找出了對抗這次流感的特效藥,希望組織能夠批準,此致敬禮,發送!”蘇橙眼看見一個信息郵件發到了軍區總部后緩緩放下了手機。

        衛龍將軍讓蘇橙貼近耳邊要告訴他一些事情,蘇橙蹲下身子慢慢將耳朵湊過去。

        只聽見衛龍講到“我想過要殺了你們,但是此時我也無能為力了,我這一段時間觀察發現你也是一個對權力極為看中的人,虛榮心也很強。當上邊接到我文件看到我***案時,我想你一定會超過墨嫡的軍銜,他現在是少校了,比你升的快,但是你要想清楚,一山不容二虎,他遲早也是你權力的威脅,不是將來你壓著他,就是將來他壓著你,如果他的軍銜高過你,他身邊的華彤你是再熟悉不過的了,你要想清楚”。

        衛龍說完話大聲咳嗽并吐出一大口鮮血,臉上的青筋暴漏,看起來其為痛苦,掙扎了不一會兒就癱軟在了病床上。

        旁邊滿身武裝的戰士看見后打開了衛龍脖子上滲著血的紗布,也出現了喉嚨到床布的貫穿。

        “你將來要想和墨嫡哥哥使壞,別怪我這個妹妹翻臉不認人。”緊跟過來的蘇米娜在旁邊不遠處都聽到了衛龍跟自己哥哥的談話,眼睛瞪得溜圓的看著蘇橙。

        “墨嫡是我好哥們,我怎么能跟他使壞呢?你看我什么時候跟他使過壞?”蘇橙笑著嘴里應付著蘇米娜。

        可是一顆隔閡的種子埋下,平日里看不到土壤有什么變化,但是隨著時間得推移,這個種子慢慢發芽,總有一日會長到明面上。

    本站域名變為  www.fallwe.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安徽快3今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