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硅星文明

    第三十五章 去往巴丹吉林沙漠

    :()www.dingdiansk.com,     經過一夜的行車,沒有坐磁懸浮列車,因為車上成熟的監控系統太嚴躲不過去,選擇了老式的綠皮貨車。

        蘇橙在南方早就已經開拔往北走,墨嫡、蘇橙分別所帶領的隊員決定在河西堡匯合,整頓一天后在去往金昌,然后坐乘普通汽車去往雅布賴,最后進入巴丹吉林沙漠。

        這一路的形成規劃只有袁華、史銘、紅星市市長和幾位重要要員知道,此次訓練屬于絕對保密。

        其他各大軍區的將軍、各大地區的市長們都不知道憑空消失的這兩支隊伍去了哪里。

        顛簸的老式火車晃晃悠悠的把蘇橙手下的隊員有些暈動病嚴重的人都給弄得一陣狂吐,蘇橙坐了一夜這樣晃動的車也很是絕的胃里不舒服,自己的妹妹自從變成硅基體后,她就沒在發生什么樣身體上的不適。

        此時的蘇米娜已經成年,考上大學后保留學籍選擇參軍入伍,現在的她已然是一名下士。

        黎族的空間隧道經袁華和史銘將軍研討后一致決定不能再用,所以他們就不得已忍受這旅途形成顛簸勞累之苦,黎族在一個月前也選擇了參軍,這次也得到命令從浣紗市出發,前往河西堡集合。

        墨嫡一行人加上袁華將軍一共有12人,那些剩下的97名候選隊員暫時留在星海市的訓練基地,什么時候練完全部科目合格之后才能加入墨嫡的隊伍.

        蘇橙此行加上史銘將軍也就一共18人,剩下的130人在濱河市待命集訓。

        早上9點,30人成功在河西堡匯合,看見多日沒見的兄弟,蘇橙急忙上前打了聲招呼。

        “兄弟,我們這一路上看過你們昨天的訓練視頻了,你們進步可真大啊。一會兒到巴丹吉林沙漠,我們也照著實驗一下,我給你們帶來了更好的儀器”。

        蘇橙說完看見隊員們從火車里不斷的搬出一些跟頭顱一樣的大大小小的包裹,里面襯著白布,外面裹上一層塑料袋。

        華彤很是不解的問到“這什么東西,沙漠里可有西瓜,就算是吃西瓜也不用這樣運吧,再說這也吃不了幾天啊”。

        “哈哈哈,弟妹,你可不知道,這個可是個好東西,一會到河西堡臨時落腳點后我給你打開看看”。

        雖然華彤和墨嫡沒有正是確立男女朋友關系,但是他二人已經不在乎什么樣的稱呼,這樣現有的關系二人都感覺能彼此適應舒服,誰也沒有過越雷池的想法,以前華彤聽見弟妹這一詞還會出口反駁一下,但是現在已經習慣了。

        袁華和史銘將軍在一旁寒暄了一會之后馬上命令隊伍集合,聽見遠處有一個聲音傳來“我來晚了!”。

        遠處跑過來的正是黎族,袁華和史銘將軍看見眼前的29名人員全部到齊后史銘將軍開口到“把手中可通訊的一切電子設備都要上交,如果進入沙漠有誰私藏通訊設備即刻開除,終身不得入伍,如果誰要是把信息傳了出去,我們會對那個人進行清理,你會在這個人間蒸發”。

        這聲命令如同軍令狀一般讓人膽寒,看見史銘將軍的表情和語氣不像是只是說說的,袁華將軍也看著他們表情嚴肅。

        看見東張西望的隊員們袁華大聲一呵斥到“你們都聾嗎?還不快行動?等著我們搜身啊?”。

        眾人聞聽這一聲叫喊后馬上紛紛把自己的平板電腦,手機,電子手表充電寶一類的電子產品都交了出來。

        清點完成后袁華大聲喊了一句“好了,出發!”。

        眾人分批次坐上了準備好的客車駛入河西堡。

        墨嫡坐在車上挨著袁華比較近隨口問了一嘴“將軍,通訊設施都已經上交了,我們的問題解決了,那天上的呢?”。

        袁華將軍看著墨嫡笑了笑解釋著他的疑慮“躲過天上的偵察容易,這個以后會告訴你們的,你們盡管安心的訓練,你們要是不怕死的話就算是飛到大氣層外都不會有人檢測的到”。

        袁華的這番解釋打消了墨嫡的疑惑。

        幾輛客車眼看沒多久就到了河西堡,在河西堡修整一下的他們準備吃個午飯再走。

        “這地方是沒我們的地方好啊,地方偏僻,通訊設施也不算太好”。

        “是啊,看著這些老式的電線桿子,這個是有年頭的東西了,我在幾歲時,農村姥姥家看過一眼,現在可很難再看到了”。

        “我聽老人說如果水土不服先吃一個地方的豆腐,是用當地水做的,吃上幾頓就不會有不服水土的癥狀了”。

        “你說的好有道理”。

        墨嫡和蘇橙聽見隊員們很快熟悉了彼此在哪交談著,馬上就按照剛才說吃豆腐的那個士兵的建議,墨嫡大聲對他們喊道“我今天給你們每座都安排一道豆腐”。

        蘇橙看了看史銘將軍和袁華將軍后又說道“花銷都是將軍們報銷,你們使勁點,使勁吃喝”。

        “好!”。

        “謝謝將軍!”。

        史銘將軍本想要反駁,但是此時隊員們熱情高漲的聲音顯然說著任何的話都已經聽不見,被隊員的聲音完全碾壓,也就只好默許他們的做法,要是平時的飲食都是有著嚴格的規定的,不可以隨便亂吃,但是今天就破格一次。

        “哎,蘇橙,這時你該讓我們看一看你們到底帶來些啥了吧?”華彤吃著飯突然想起來蘇橙所說的帶過來的好東西然后問著他。

        蘇橙看了一下史銘將軍得到許可后叫上一個隊員去取來一個包裹。

        蘇橙拿起包裹顛了一顛,然后對著話筒說到,現在這個可有三公斤。

        墨嫡一行人好奇的看著蘇橙慢慢打開的包裹,一個像眼科測視力的儀器,比那個似乎更小,蘇橙把有兩個眼睛距離的口對向旁邊的墨嫡后說了一聲“兄弟,你上前看一看”。

        墨嫡放下碗筷后慢慢把頭貼向那個儀器,仔細的看了看然后說到“嗯,是個好東西,你的扣子上有一根很長的頭發”。

        聞聽這句話的隊員哈哈大笑起來,蘇橙一方的隊員笑著問著他“干什么壞事了?長官,老實交代”。

        “別瞎說,拿來我看看”。

        蘇橙看過后知道沒有調倍鏡焦距的原因,調好又遞給了墨嫡。

        墨嫡再看一眼后了解這件儀器是干什么用的了,他對著袁華將軍說到“這是一件最新的超真空掃描隧道顯微鏡,沒想到濱河市已經研究出這么便攜的儀器來了”。

        袁華看著史銘將軍笑道“還是你們的儀器好啊。我們這費半天勁才只是最大限度縮小到一個人形那么大,你現在都可以放在包里隨身攜帶了,哪家研究團隊這么有實力?”。

        史銘將軍拿出一張名片后解釋到“是科娛有限公司,他們這個只是最新研發的實驗品,科娛公司團隊還在進一步研發更小的這樣的儀器,他們看見趾餮留下的眼鏡后深受啟發,最終目標是能研究出像龐大海、華彤帶的那種儀器出來”。

        “哈哈,不愧是大公司啊,好!到時我們的每一個隊員就能帶上這種簡便的儀器更好的投入訓練。”袁華說完拿起酒杯和史銘將軍蹦了一下后喜滋滋的又沖著其他人舉起手中杯。

        吃過午飯已經是下午兩點,一行人坐上準備好的公交后去往金昌,先熟悉一下附近的沙漠環境在那留宿一晚。

        金昌明顯比河西堡好了許多,看不見那些老古董,設施還算是比較齊全,袁華把收集上來的通訊設備都放進了金昌市的保險庫內,一行人熟悉了環境后在此休息了一晚。

        一覺起來已然是第二天,看見頭上掛著的大時鐘發出了報鳴聲,睜眼看了看是清晨5點,就聽見外面有許多像掃帚劃地的聲音,穿起衣物后出大門外,酒店的人員在樓下打掃著外面的地面,蘇橙也在對面的樓上看著窗外,聽不懂蒙語的墨嫡問著在旁邊觀看的蘇橙“你聽的懂他們在說什么嗎?”。

        “聽不懂啊,你可以問問他們有沒有會說普通話的”。

        聽見蘇橙說起普通話字眼,有一個酒店人員用者流利的普通話對著樓下的墨嫡解釋道“我們著昨晚有一陣較強的沙塵暴,這不?沙石都飛進了院子內,外面灰大,你們又沒帶防塵口罩,一會兒灰降下來你們再出來”。

        此時所有隊員頭頂上,身邊的鬧鐘都已經響起,然后馬上穿好衣物紛紛出來。

        袁華和史銘將軍也出了樓下詢問情況,在聽到墨嫡的轉達著酒店人員的話之后命令所有隊員拿起工具幫忙。

        蘇橙那邊的一個隊員拿過一個口罩給了墨嫡后就去幫酒店人員,在忙乎玩吃過早飯后,一行人踏上了去往雅布賴的地點。

        到了雅布賴再往里走就是真正的巴丹吉林沙漠了,車子里看見行過附近的道路,明顯沙子變多,沒有了往日里見到的五彩斑斕,映入眼簾的就是滿是黃沙的土地,到了雅布賴就只能步行去訓練基地了。

        人員帶著儀器輜重一步一步踏著黃沙,袁華拿出了指南針,史銘拿出了沙漠地圖后對照著指南針的方向前進,他們正在往巴丹吉林沙漠的腹地中部走去。

        “將軍,我們還要走多遠啊,這地方屏蔽信息好是好,但是這樣惡劣的條件,就算在那里有訓練基地,我們都該怎么生存啊,我們帶著的水快要沒了,你看?”。

        袁華聽見墨嫡的話后抿了一下早已干澀爆皮的嘴解釋道“我們多年前勘探時在沙漠腹地處發現一個廢棄的古老建筑群,那個地方經過兩年前簡單加固維修后就開始運送大批物資,你還別不信,就算是在里面帶上5年,都不會出現資源的匱乏,那里能夠供養200人吃喝五年的”。

        走了能有一個時辰后蘇橙問了一下史銘將軍“我們多久能到?我們帶的水已經喝光了,沒想到水會喝的這么快”。

        史銘用手遮住眼前的刺眼陽光看了一下地圖后對著眾人說到“加把勁兒,再走半個點就能到了,大家把水分一下,等到了訓練基地就好了”。

        眾人在不遠處找到建筑殘骸后在原地休息都把剩下的水喝足,袁華叫來史銘將軍說到“真是厄爾尼諾現象越來越嚴重了,現在沙漠氣候是越來越熱了,我記得以前走的話就是一個時辰就能到,現在得多走半個點,告訴他們不要停留太久,不知道一會兒會出現什么樣的天氣呢”。

        史銘將軍拿著軍帽不斷的扇著,風用干涸喉嚨發出得沙啞聲大喊道“全體起立,我們馬上就要到了,氣候變化異常,沙漠里指不定會出現什么樣的極端天氣,我們趕快抓緊時間走”。

        就在史銘將軍剛說完轉頭時西面天逐漸暗了起來,袁華將軍意識到大事不好喊了一句“快趴下,躲在建筑物后面捂住口鼻!”。

        是沙塵暴,這種情況下跑已經是來不及了,有些隊員只能聽將軍的話趴了下去。

        但是墨嫡叫上趴在沙堆里的隊員跑到蘇橙面前告訴他“分發儀器,感受周圍得沙子,用你們得生物電盡可能燃燒沙子,讓他們形成玻璃,看看能不能擋住沙塵暴?”。

        蘇橙馬上否決了墨嫡得這一提案跟墨嫡解釋到“我的隊員還沒有接受過訓練,真要是形成玻璃罩抵御風沙薄厚不均勻很容易發生破碎,碎玻璃在高速得風沙驅使下那就成了一件殺人的武器了”。

        墨嫡有著自己得考量后然后對蘇橙說到“兄弟,那就不讓他們加入,你信我不?你帶著你妹妹,我帶著小舞、華彤咱們幾個去不遠處試一下,這第一手數據可不是每天都能有的”。然后指著身后的李立離“你來保護將軍及一眾隊員的安全”。

        看著墨嫡那個堅定的眼神后蘇橙叫上自己的妹妹帶上儀器后跟著墨嫡就往風暴處跑。

        袁華和史銘將軍看見他們往風暴中心跑后很是不解大聲質問道“你們快回來,你們去干什么?危險!”。

        墨嫡回應了袁華的疑問“我們幾個去做個實驗,你們放心,我們不會有事的”。

        黎族看見蘇米娜跑了過去也想跟上去,被蘇橙一把制止“你能很熟練的火化沙石成玻璃嗎?不能的話就在這和他們一起待著,否者去了幫不上什么忙有可能害死我們。”黎族停止了腳步馬上扒了起來捂上口鼻。

        蘇橙很快就帶上儀器趕上了墨嫡大聲喊道“兄弟,現在這么拼,我記得你以前不敢拿命開玩笑的啊?”。

        “我現在才知道,我們這些異于常人的人每天都在拿命去拼,就像前一段時間實驗,我就差點弄死我的隊員,但是我得到了第一手數據,躲是沒有用的,還不如用少部分人來探探路,為以后和我們一樣的有能力者能少犧牲一些”。

        聽見墨嫡的這番話蘇橙頂著風大聲叫嚷到“兄弟,你也沒把握啊,你就敢往上沖?”。

        墨嫡被風吹得捂住口鼻發出得悶響對蘇橙說到“我們以后會做出很多沒有把握的事,只要是退一步,我們必死,沖下去才有活下去的希望”。

        此時的墨嫡自從趾餮掠走華彤,再和趾餮在黃海海下對抗的那一刻起,面對趾餮那種實力發出的膽怯來,如不是華彤及時醒來,自己很可能已經掛了。在搜尋白小度時戰斗中膽怯過,看到同伴受傷嘗試克服怯弱,聯合伙伴打敗過傀儡,在把士兵弄成重度缺氧時,自己沒有把握是否能阻止那件腦機合成的強大電流,但還是做到了。

        “沖總會有希望,坐以待斃一定會死”。

        聽見墨嫡說出這句話蘇橙和其他人也是為之驚愕,沒想到平時這么惜命的他會主動沖到危險的邊緣。

        蘇橙看著眼前的這位兄弟此刻相信,他現在是可以把自己的后背交給對方的人。

        蘇橙頂著狂風對墨嫡大喊道“兄弟,我就陪你玩玩”。

        看著巨大的沙塵暴不斷的向自己方向移動,蘇橙快速適應了原子結合分子,分子疊加擠壓形成實物的能力,已經找出硅原子迅速合成一面超過人身高的玻璃墻,墨嫡也在蘇橙的背后形成了包裹天空的兩面,華彤和小舞分別各形成一面。

        “兄弟,邊緣不密合啊”蘇橙看了一眼接口處后跟墨嫡大聲說到。

        墨嫡看了一眼后把目光轉移到小舞身上大喊了一聲“小舞!”。

        這一聲大喊在遠處躲避風沙的隊員聽的是真真切切的,都以為是發生了什么事,剛想要抬頭看了一看但是風沙太大睜不開眼睛,周圍光線已經非常的暗,石子拍打在身上猶如針扎一樣疼。

        由于厄爾尼諾現象使得沙漠出現超強沙塵暴次數增多,風力可以瞬間折斷一根幾十年的老樹。

        “墨嫡,怎么辦?沙子不斷擊打玻璃,看這樣的風力我們是遇上最強沙塵暴了。”華彤用身體不斷扶著隨風晃動的玻璃對墨嫡說到。

        眼看見光線也來越暗后,墨嫡腳上的熒光物質開始量了起來。

        “你們現在體力消耗不大吧?”墨嫡問了玻璃罩內的其他三人。

        得到的回復都是體力充沛。

        “啪!”只聽見有一顆石頭砸中玻璃后隨風晃動的玻璃出現了一道裂紋。

        之后不到五秒鐘,只聽見玻璃全碎的聲音,大風席卷著整片巴丹吉林沙漠中部地區,風生掩過這聲碎裂的聲音。

        風沙漸漸過去,空氣中還彌漫著嗆人的灰塵,被埋在建筑物深處的隊員和將軍慢慢從沙土中爬了出來,深吸了一口氣被嗆得咳嗽好一陣。

        袁華用手不斷撣著衣服上和頭發上的沙石,然后沖著建筑物外望去,一片沙漠淹沒了來時的腳步,趕快翻出了身上的指南針來,完好沒有損壞。

        史銘也翻出地圖來,放在衣兜里保存完好,就是被汗水有些浸透,但不影響指路。

        袁華突然想起來墨嫡他們,跑出建筑物外四處望去,沒有他們的身影,回過頭來馬上叫上其他的隊員“趕快找人!”。

        在眾人的叫喊聲中突然有一處沙子迅速陷落,隊員們以為是流沙不敢靠近,袁華走上前去只聽見蘇橙喊了一聲“墨嫡,你大爺!”。

        蘇橙由于干渴搜刮著傍邊僅存的一瓶水喝了起來,墨嫡聽見有人叫喊聲后迅速形成一個鐵片擊破了上方的沙墻,墨嫡在玻璃破碎之前考慮到在合成新的玻璃燃燒會消耗大部分氧氣后,直接用現成的沙子在頭頂做成一處堅硬的沙墻,蘇橙、華彤和唐小舞按照此方法圍住了四周,此時破的沙墻從頭頂落下后人和水都被沙子填滿。

        只有墨嫡迅速形成鐵片擋住了自己、華彤和唐小舞三人,給蘇橙一瞬間弄成個沙人。

        上面的人看見他們還好好的有說有笑,袁華懸著的一顆心終于放了下來。

        借著墨嫡的這塊鐵板四個人順利的上來后看著隊員,墨嫡最先開口到“個人抵御沙塵暴將列入訓練項目”。

        史銘和袁華互相看了一眼,會心的笑了一下。

        墨嫡起初想著就是要形成現有沙石合成玻璃來抵御沙塵暴,可是在實踐中不一定非得形成玻璃防御,可以利用一切可用資源想到可用的辦法隨機應變,使得墨嫡他們為以后研制出護甲提供了一次寶貴的經驗。

        一行人收拾行裝整理物品后又開拔去往訓練基地,袁華看著老式懷表已經是中午了,馬上要到沙漠中最熱的時間段了。

        “抓緊腳步,沒有多遠我們就能到訓練基地了,很快最熱的時間段就要來了,不快些的話我怕有人會中暑”。袁華用那已經干到沙啞的聲音大聲的對他們喊道,盡管已經用盡全力,但聲音還是比較小。

        一步一步走著,天氣越來越熱,沉重的腳步已經可以挪動的距離很有限,走在最前排的隊員沙啞的喊道“你們快看,前面有建筑物。”站在一處沙丘上的隊員說完話就倒了下去。

        袁華看見前方的建筑物欣喜的喊了一聲“我們的基地到了”。

        華彤上前檢查了一下倒下隊員的身體狀況,馬上解開衣物疏通呼吸,蘇橙背上隊員,墨嫡在后面一勁的扇風就往基地跑。

        走到城墻下是一座很高的圍墻,有著現代科技的指紋解鎖功能,袁華和史銘分別擦去兩側門口的灰,然后輸入指紋。

        大門一聲劇烈的響動,灰塵順著縫隙慢慢落下,大門逐漸打開,門后映入眼簾的是有著一片綠洲的訓練基地。

    本站域名變為  www.fallwe.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安徽快3今天预测